海拔4702米上的守候(2020春运一线)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2-05 11:19 点击数:

  乘客都上了车,站台又复空荡,目送火车离去,马锐松了一口气——“冬天高原缺氧,这里海拔又高,就害怕乘客健康有问题。”

  在车站工作人员智玉喜的记忆里,安多站从2017年开始繁忙起来。虽然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已经让这个藏北小城结束了没有火车的历史,但刚开始,安多不设置购票业务,所有安多县的乘客都需要上车补票。直到2017年,安多开始设立购票窗口,安多人才能在安多火车站购票。

  安多火车站站长马锐在凌晨4点多就起了床,早早来到火车站迎接往来旅人,此时离第一班车抵达安多的时刻还有一个多小时。哪怕是大年初一,不到5点,门口就开始有人排队等待检票进站。

  青藏铁路列车穿越千里荒原,翻过最高点唐古拉山,就抵达了安多。安多站是游客进入西藏的第一站,也是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火车站。海拔4702米,气温零下30摄氏度,高与寒,让在这里行走的每一步都变得很艰难。

  安多火车站在安多县城外的一座小山包上,车站广场可以俯瞰安多。智玉喜刚来的时候,安多县城只有一条街,“县城离车站远远的”。而如今的县城已经延伸到了车站的脚下,“火车拉来了人,也拉来了安多的发展,这些年城市变化太大!”智玉喜感慨。

  “一旦乘客在过唐古拉山口的时候出现什么问题,我们这里就要采取紧急措施应对。”马锐回忆,去年夏天,一名乘客在翻越唐古拉山口后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,车站接到电话,早早准备好氧气瓶、床位。待列车到站,乘务人员和车站工作人员将乘客抬下车,紧急输氧恢复,安排医务人员检查。待乘客情况好转,又联系车辆送这位乘客回转内地。对安多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来说,这样的紧急情况他们每年都要处理好几例。

  “轰隆隆……”列车驶过寂寥空旷的高原,穿过小站安多,向西藏更深处呼啸而去。冬夜寒风呼啸,唯星辰静谧恒常如斯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2月05日 13 版) (责编:曹昆)

  6点左右,火车缓缓停靠站台,十几名乘客鱼贯进入各自的车厢。一个女乘客扛着大包小包艰难行走,见状,马锐快步走过,扛起行李、拖着箱子,三步并两步地搬上了车。七手八脚弄完,自己也喘了好几口粗气。安多含氧量不到内地的一半,任何体力活的消耗都会被缺氧放大,步行已如负重,而负重宛若驮山——不过对马锐他们来说,这都是日常工作。

  变的不只是车站——智玉喜回忆,安多刚通车那几年,每到过年,安多乘车的牧民们常常扛着宰好的牲口、穿着破旧的藏袍在车站等车,前往那曲拉萨等大城市走亲访友。“如今,大家穿着时尚了,带的年货也更加精致,生活水平都好多了!”智玉喜感慨。

  今年是马锐第三次在安多火车站过年了。

Powered by 2020全年资料一句玄机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